专题报道

当前位置:主页 > 队伍建设 > 他山之石 > 他山之石

他把每件小事都做到了群众心坎里

时间:2015-06-23 00:00 来源:专业老虎机平台网 点击:

 

010年4月的一天,陕西省西安市咸宁东路一家汽车修理部发生汽油闪爆事故,造成5死1伤。事故调查组很快成立,明确要求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倒查追责。发生闪爆的地点,位于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韩森寨派出所辖区,负责人是咸东社区民警汪勇。
  事发第二天,汪勇就被叫到调查组接受调查。“你是如何履行职责的?都做了哪些防范措施?认识管理对象吗?有没有办理相关手续?签没签有关责任书?”调查组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。
  事故倒查可不是闹着玩的。西安曾发生一起燃气泄漏事故,一家肉夹馍店发生爆炸,造成多人伤亡。倒查下来,派出所负责消防工作的副所长被撤职,社区民警被追究了刑事责任。
  这天,陪同汪勇去调查组的,还有韩森寨派出所的所长和新城分局的局长。局长一出来,忐忑不安守在外面的政委马上迎上前。一看政委的紧张劲儿,局长就乐了:“汪勇的台账整整齐齐,不但每个月都有检查记录,还和每家店面的负责人签了安全责任书。连公安部消防局的一位领导都当场说,像这样的社区民警,不仅不该受处罚,还应该受到表扬呢!”

    民警公示牌的变化
  2007年,36岁的汪勇从部队转业,到韩森寨派出所当民警。起初,他想当的是刑警。可瞅瞅身高只有一米六的汪勇,所长想了想,还是决定让他干社区民警。
  咸东社区是韩森寨派出所辖区最大的一个社区,这一片儿老旧院落多,下岗职工多,案子发得也特起劲。
  初当社区民警,群众并不接受这个操着湖南口音的小个子民警。敲门走访群众,有人还隔着铁栅栏防盗门飘凉话:“警察?我知道你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汪勇把照片、联系电话制作成社区民警公示牌挂在社区楼道里,竟然有人把他照片上的眼睛挖掉,还给脸上糊上了泥巴。
  因为下岗、离婚,性格内向的社区居民李某精神出了问题。犯病时,他拿榔头砸过邻居的门,还烧过人家的门帘子。汪勇没收了他的榔头、打火机,把他得罪了。知道老李拿自己的公示牌泄愤,汪勇就去了老李家:“李哥,开门,我是部队转业的小汪!”
  老李当过兵,对部队有感情。门缝里看到汪勇手上拎的水果,老李才把手中的菜刀搁一边儿。
  老李黑乎乎的房子里,电线到处乱扯。照明,靠电视机。汪勇找来电工,给他重新布线;看到老李生活拮据,汪勇帮他联系原单位,磨破嘴皮子,为他争取到一月300元的生活补助。
  得,现在再看汪勇的民警公示牌,早就被老李擦得干干净净。别说泥,连灰尘都不让落!

    社区情况“一口清”
  东城桃园小区曾乱得出名,因为常发入室盗窃案,成了电视、报纸上的常客。汪勇帮物业培训保安,抓房屋出租和暂住人口登记;给东围墙罩上铁丝网,给小区增加监控探头,还在最黑的地方增设了探照灯。接下来,根据汪勇提供的线索,所里的刑警打掉了一个技术开锁的犯罪团伙,一口气破了100余起案子。从此,东城桃园小区就极少发案。
    一次,一名初中生放学,在校外被几个混混拦住,要抢他的新手机。初中生不肯给,头上挨了一砖,鲜血直流。正值陕西省开展整顿校园周边秩序的专项行动,尽管案值不大,新城分局还是让刑侦大队上了手。
  虽是小案子,但破起来却有难度:受害学生跟那几个坏小子并不认识,刑警调取周围的监控摄像头,却因为当时天色已晚,画面非常模糊,无法分辨这些人的相貌。唯一线索,是有混混被人喊了声“小涛”!
  案发地正巧就在咸东社区范围内,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黄静找到了汪勇。一听“小涛”是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,汪勇马上就给黄静报出了小涛的详细情况:孩子家里何时从何处搬到咸东社区住,家在哪条街多少号,他的父母做什么买卖……汪勇都说得一清二楚。
  那么,汪勇提供的信息对不对呢?跟着汪勇,找到那家人,黄静果然见到一个半大小子在家里。叫声“小涛”,他马上答应。那么,在校门口惹事的小涛,是不是他呢?带回所里一问,小涛果然承认,抢手机就是他和几个朋友干的。
  小涛家其实才搬到咸东社区一个多月。有一天,汪勇在小区走访,听说新来了一家人,就上去和这家人照了个面,从小涛妈妈那儿知道小涛性格叛逆,喜欢打架生事。他们之所以搬家,就是因为他在原来的学校呆不下去了,要转学到这边的一所中学。
  这些情况,都上了汪勇的台账。

    双膝一软的温暖
  一本工作台账,最能看出社区民警的用心程度。汪勇的台账就记得特别多、特别细。比如辖区刑释解教人员和吸毒人员,他们还没放回来之前,汪勇的台账里就有了他们的详细记录。除了他们个人的情况,还包括他们的家庭住址、家属的联系电话等,甚至还包括他们家里都有些什么难处。
  陕西省安装公司家属院,马老汉的两个50多岁的儿子都不着调,有吸毒史。社区内有家戒毒康复医院,汪勇要求放回来的吸毒人员每月都得去做尿检。马家兄弟二人刚一复吸,就被汪勇送进了戒毒所。两个多月后,马家老大毒瘾轻,先放回来。再见汪勇,一把岁数的人,居然双膝一软,给汪勇跪了下来。
  马老汉是个老革命,参加过淮海战役和抗美援朝。这个时候,马老汉患有脑梗和严重的双膝骨关节病,两腿不能站立。老伴儿也患有青光眼、白内障等眼疾,几乎失明,生活也是勉强自理。
  关了马家兄弟,汪勇当天去跟马老汉夫妇通报,才发现老汉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了。第二天,汪勇就到所里请了假,准备带马老汉到西京医院好好看一次病。
  西京医院是西安市最火的医院。把老头儿安顿下来,汪勇排队、挂号,跑上跑下,从早上7时折腾到11时,才等到专家给看病。接下来,又是楼上、楼下地检查、化验。趴在小个子民警的背上,老汉感动得老泪纵横。
  几天后,汪勇又带着马老汉进行复查。这回,汪勇早早就在社区里借了轮椅。又是一大早走,下午才回到家。马老汉的双腿、双脚都肿胀了,大夫给他开的药,除了吃的,还有一种是用来泡脚的,还要给腿上热敷。
  汪勇端来热水,老汉把脚伸进盆里,却不能让水没过脚背,更别说给腿上热敷。看在眼里,汪勇不由自主就蹲下去,帮老汉洗脚。马老汉是个要强的人,连忙伸手阻拦汪勇,可是汪勇的双手已经抓住他的脚,帮他把脚放进了盆里。人老了,爱动感情。这次,老汉的眼泪又没有止住,唰地一下流了出来。
  马老汉家的困难是明摆着的。汪勇不可能天天在他家待着,所以,他一直操心着戒毒所那边的情况。得知马老大毒瘾控制得不错,他赶紧给所领导汇报,打报告将马老大申请转为社区矫正。
  马老汉年纪虽大,脑子却不糊涂:“你这三番五次地来回跑,实在是费心了。我不能让你再欠下别人的人情!”说着,老汉非得把2000元钱塞给汪勇。汪勇死活不要,老汉又要给汪勇拿两条烟。烟也不要,老汉就要请汪勇出去吃饭。“吃饭可以,不过,还是改日我来你们家吃吧。”汪勇就这样才把这对老夫妇哄住。
  马老大被放回来,听老爹老娘讲了汪勇是怎么对待他们的,感动得痛哭流涕,这才有了他给汪勇下跪的一幕。后来,马老大成了汪勇的铁杆治安信息员,帮助汪勇查破多起案件。

赣公网安备 36082702000001号